盛煌
关于盛煌

你的位置:盛煌 > 关于盛煌 > 1975年蒋介石台湾去世,临终留下遗言,毛主席得知后,只说了三个字

1975年蒋介石台湾去世,临终留下遗言,毛主席得知后,只说了三个字

发布日期:2024-06-24 16:42    点击次数:68

张元干充满悲凉气氛的《贺新郎》演唱录音悠悠地从房间里传出来,“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举大白,听金缕”的唱词不停的循环着。

那天的毛主席几乎没吃饭,一直就躺在屋里反复听这首词。大家心里清楚,毛主席这是受到了蒋介石死讯的影响。

原本警卫员告诉毛主席这个消息时,是有些高兴的,毕竟蒋介石残害了数不清的仁人志士,毛主席的多位至亲也牺牲于反动派之手。

谁料毛主席听到蒋介石身死的消息,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三个字,而后就自己静静听了许久的《贺新郎》,还让人改了词里的最后两句话。

毛主席和蒋介石之间发生过哪些故事?为何毛主席在闻知蒋介石逝世以后情感那般反常?《贺新郎》的最后两句又被毛主席改成了什么呢?

落差巨大的初见

毛主席和蒋介石第一次见面,是在1924年初的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只是那时两人身份天差地别。

他们一个是在演讲台上大放异彩的中央候补委员,一个只是列席会议的旁听者,那次他们并没有实质性的交集。

说到这里,有些朋友可能以为年纪稍长的蒋介石才是那个风光无限的候补委员,毕竟他后来当上了国民党的委员长,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早在大半年前的中共三大上,刚到而立之年的毛主席已经在共产党最高决策机关——中央局有了一席之地。

那次会议结束以后,他以中央局秘书的身份被派往湖南工作。值得一提的是,毛主席当时的主要工作正是指导湖南国民党组织的筹建。

可以说湖南能成为国民党组织最发达的省份之一,离不开毛主席的努力。

正因如此在国民党一大上,毛主席能以湖南省党代表的身份参加大会,还得到了在会上发言的机会。

凭借在湖南的出色成绩和在会上的过人表现,毛主席得到了不少国民党高层的青睐,这其中还包括当时的国民党领袖孙中山先生。

更重要的是,在会后的选举上,毛主席成功当选候补中央执行委员,称得上是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然而坐在会场边缘的蒋介石,周身却是一片愁云惨淡。说来蒋介石比毛主席大了六岁,从同盟会开始就追随孙中山先生的脚步,在国民党的资历非常深厚。

从客观上讲,最开始蒋介石也是支持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大政策”的。1923年9月,他还曾率代表团去苏联考察。然而,那时他的狭隘也已经露了马脚。

同年7月,孙中山先生要组团赴苏联考察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可蒋介石迟迟没有接到通知。急得不行的他,直接给大帅府的秘书写了一封信。

蒋介石在信里直言:“如不允我赴俄,则弟只有消极独善,以求自全。”虽然他字里行间的态度非常恳切,但这句话里的偏激狭隘同样不容忽视。

而在苏联考察期间,蒋介石听说很多共产党员参与了国民党一大的筹备,这让他无法接受。因此12月中旬,他匆匆回国交了考察报告,就失望地回老家了。

直到国民党一大召开前夕,蒋介石恍然发觉自己连代表都没当上,连忙给孙中山先生写信诉衷肠,这才有机会列席会议。

不过,时移世易,此后的两三年里蒋介石几乎直线升官。

另外一边,毛主席也慢慢成为了共产党的领袖。作为当时国内两大党派的领头人,他们在此后十多年里不停地斗智斗勇。

有趣的是,蒋介石虽然一直不知悔改地带着反动派与共产党作对,但是在一次举世瞩目的会谈中,他曾多次带头高呼“毛主席万岁”。

六次高呼“毛主席万岁”

1945年8月15日,中华民族充满艰难险阻的抗日战争终于迎来了伟大胜利。然而蒋介石却不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反而蓄谋发动内战。

蒋介石也知道,如果直接宣战,那他将彻底被人民所厌弃。因而日寇宣布投降以后,他三次电邀毛主席赴重庆谈判。

原本他打的算盘是,毛主席不会亲自前往重庆,那他就可以趁机指责共产党要打内战,再惺惺作态地表现出“被迫”应战的样子。

可毛主席力排众议、亲往重庆的胆识让他的如意算盘打空了。为了把戏做足,蒋介石只能拿出“诚意”来,至少在面子上做得很是到位。

那天毛主席一到蒋介石的府邸,就看见了早早等在门口的蒋介石。在毛主席迈步向前的同时,蒋介石忽然带头高呼“毛主席万岁!”

蒋介石连着喊了三声才停下来,此时毛主席也走到了他那边,两人寒暄一番就进去开始了正式的会谈。

虽然会谈期间争锋不断,怀着狭隘之心的蒋介石很难与毛主席达成共识,但是从他的日记里看他是佩服毛主席的。

众所周知,毛主席的烟瘾非常大,尤其思考事情时几乎烟不离口。但在那天持续了八个小时的谈判中,毛主席却一根烟都没有抽。

蒋介石注意到了这一点,特意把这件事写进日记里,由此抒发他对毛主席的敬佩。之后的一个月里,谈判一直在艰难中推进。

直到10月8日晚上,毛主席受邀出席了张治中组织的一场晚宴。那时“双十协定”的条款已经相继确定,毛主席的重庆之旅也走到了尾声。

因而这场晚宴带有一定的送行意味,来的人都是大人物,蒋介石也位列其中。这样的场合少不了发言,张治中的发言一结束,毛主席就应邀上台。

照例的寒暄和感谢后,毛主席谈到了对这次谈判的感想,他颇为感慨地说:“我们要用统一的国家迎接新局面……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

说到这里,毛主席原本平和的语气也激动了起来,最后毛主席还大声呼喊:“新中国万岁!”这一声高呼,点燃了全场的气氛。

看到这里,坐在一旁的蒋介石也呼啸着连续吼出三声“毛主席万岁”,用以回赠毛主席。

也许蒋介石喊的“毛主席万岁”和日记里写的对毛主席的敬意,都不是出于真心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这也就足够成为佳话了。

而当蒋介石败逃台湾以后,出于一些原因去看了毛主席的著作。他逐渐意识到国民党的失败其实是必然的,对毛主席的敬佩也变得更加真诚。

对毛主席的敬佩

1949年,解放战争打到了末期,国民党反动派已经陷入了节节败退的死局。年初蒋介石还被迫下野,只能退守老家溪口。

经过三个月的沉淀与思考后,蒋介石逐步意识到国民党在内战中的失败,离不开内部的腐败。

可蒋介石的醒悟太迟,国民党早已无力扭转已成定局的颓势,他也只能率领残部撤到台湾岛上。

等到重新掌权时,蒋介石立刻开始大张旗鼓地推行改革,希望借此实现“东山再起”的美梦。这次改革,学习的正是毛主席的经验。

为了扫除国民党内的腐败问题,蒋介石牵头成立了一个“改造委员会”,并指派这个新的机构接管原来的“中央党部”。

在此期间,蒋介石不断地思考着共产党的治党理念,还与儿子蒋经国探讨了这个问题。

说来蒋经国曾长期在苏联当联共布党员,比起一直戴“有色眼镜”的蒋介石自然更了解共产党。

蒋经国为了帮蒋介石更直观地了解共产党如何治党,把延安“整风运动”当做例子介绍给了蒋介石。

蒋经国

蒋介石是相信蒋经国的,所以他后来特意找来了一些关于“整风运动”的文件和毛主席的著作。

读这些文本时,蒋介石拿出了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像老学究一样认真地研究着毛主席的著作。

尤其读到关于延安“整风运动”的文件时,他更是格外严谨地汲取其中精华,并且越看就越痛恨国民党的贪污腐化。

这时蒋介石对毛主席的敬佩已经是真心的了,就连他下令改造国民党的文件中,都有不少术语与延安“整风运动”和毛主席的党建思想一脉相承。

看着这样的文件,国民党有不少人戏称蒋介石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蒋介石难得对这些话没说什么,因为他切实地感受到了毛主席的伟大之处。

可以说蒋介石的改造稳定了国民党初到台湾的混乱政局,也对台湾初期的建设功不可没。而毛主席的思想,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觑。

远在北京的毛主席也时刻关注着台湾,毕竟无论如何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有趣的是,他对蒋介石的态度更加耐人寻味,甚至以“老朋友”称呼蒋介石。

想来在毛主席的心里,蒋介石并不是完全面目可憎的,否则他也不会在闻知蒋介石病逝后用独特的方式表达悼念。

晚年的复杂情感

很快时间来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无论对于毛主席还是蒋介石,这都已经是他们的晚年了。在此期间,中美关系迎来了历史性转折。

在与尼克松会谈时,毛主席巧妙的一句:“我们共同的老朋友对这件事可不赞成了”,将远在台湾的蒋介石也拉进了这次能被载入史册对话里。

虽然毛主席表达的是与蒋介石不同的观点,但是在中美关系破冰的关键时刻,毛主席主动提起蒋介石,就足以表明他对台湾问题的重视了。

中美两国的关系日渐缓和以后,毛主席果然迫不及待地准备解决台湾问题。1973年5月,一架客机稳稳降落在了香港。

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坐在轮椅上被抬下了飞机,他正是受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委托打通海峡两岸关系的章士钊。

到香港的第一天,章士钊不顾自己年老体迈,立马开始联系各方面的朋友,为台湾的回归不惜燃烧自己的生命。

可惜岁月不饶人,章士钊只坚持了一个多月,就含恨长眠于香港了。章士钊先生的逝世固然遗憾,但他向台湾抛去了毛主席希望其回归的橄榄枝。

另外一边的蒋介石怎么会不知道毛主席的意思,只是他顽固了一生,自尊心也让他低不下去头。但事实上,他的心里一直把台湾当做中国的一部分。

1974年元旦,南越赫然派军舰闯入我国西沙一带。此举引来了蒋介石的强烈谴责,他迅速让台湾的有关部门发布了中国领土不容侵犯的声明。

与此同时,他还拍案表示,如果共产党不出兵他就要出兵了。而北京接到西沙海军请求增援的消息以后,毛主席立即给出同意的指示,还强调要“直接走”。

原来是为了避免台海冲突,解放军海军在东海、南海调动时,会刻意绕开台湾管辖的海域。毛主席的这句“直接走”,就是指示海军这次不必避开台湾了。

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不假思索地感慨道:“西沙战事紧哪!”晚上时他还下令让国民党军队打开照明灯,帮助解放军军舰顺利通过。

想来这时的蒋介石已经有所松动了,不然他也不会在一年后让国民党元老陈立夫秘密邀请毛主席访问台湾。

谁都知道年事已高的毛主席不可能亲自去台湾了,但蒋介石此举传达的却是一个让人欣慰的信号。毛主席了解情况后,也给出了可喜的回应。

毛主席对小平同志悉心叮嘱:“两岸要尽快实现‘三通’,你可以代表我去台湾访问。”这话台湾无从知晓,因而后来陈立夫又做了公开邀请。

陈立夫在香港的报纸上发表了题为《假如我是毛泽东》的文章,并且写道:“欢迎毛主席或者周总理到台湾访问与蒋介石重开谈判之路,以造福国家人民。”

只可惜蒋介石没能等到毛主席的公开回应,就先一步离开了人世。临终前,他嘱咐了一句话。

“我死后,务必把我的灵柩朝北京摆放,日后光复大陆,中正生于斯长于斯,要将遗体移返南京,葬于中山先生之侧。”

消息传到北京,才发生了开篇毛主席在屋里独自听《贺新郎》的一幕。

当时他沉默许久,最终说了句:“知道了”。

许是感觉张元干词中送别得不够慷慨,毛主席听了几遍下令把最后两句改为“君且去,不须顾”,将全词送别的意味推向更高潮。

想来在毛主席心里,蒋介石不是只会遭人恨的虚伪小人,而是一位值得他悼念的对手。否则他也不会仅以淡淡地一句“知道了”回应蒋介石的死讯。

这看似简单的三个字背后,暗藏着毛主席的复杂情感,那是对蒋介石独有的态度。可惜一年多后,毛主席也驾鹤西去,再也没办法亲眼看着台湾回归了。

毛主席只能在临终前表示:“台湾问题需要时间,也需要等到下一代解决。”这无法不被看作是他的一个莫大的遗憾。

然而时至今日,台湾问题都没能被彻底解决,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一些狭隘小人非要当国家统一的绊脚石,真是可耻也可恨。

总之希望台湾能够早日回归,这不仅是年轻一代的梦想,更是无数前辈奋斗终生的远大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