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煌
业务范围

你的位置:盛煌 > 业务范围 > “金手”索尼娅,俄罗斯最有名的女贼王,晚年因一个男人毁掉所有

“金手”索尼娅,俄罗斯最有名的女贼王,晚年因一个男人毁掉所有

发布日期:2024-06-24 16:35    点击次数:159

她生活在一个多世纪前,但她的名字今天仍然在俄罗斯时常提及——索菲亚·布鲁夫施泰因,也被称为金手索尼娅可能是该国最专业、不可思议、作案时间最长的盗贼,她的生活直到最后都是戏剧性的。

现在,在网络新闻和直播的日子里,犯罪分子很快就得到了媒体的关注,单单一个头条就会使他在劫难逃。更何况众多媒体内外夹击。但是,在19世纪的俄罗斯,只有非常狡猾的罪犯才能在入狱前成名,而一般的小喽啰们甚至都上了绞架也无人知晓。

索菲亚·布鲁夫施泰因被称为“金手索菲亚”,她因“俄罗斯盗贼女王”而声名鹊起。她非凡的表演天赋,就是现在一线演员都难以企及,若是那些小鲜肉们则只能看其项背,把灵活的舌头惊奇得咂个不停。

索菲亚·布鲁夫施泰因深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依靠流量走红的,所以,一切都需要提前布局筹划,在一步步的险棋中侥幸取胜。

一份“早上好”的工作

索菲亚的作案套路看似简单而优雅,实则都有精心策划预案。她身穿着她名贵衣服,先入住了一家价格昂贵的酒店,这样的地方就是比较有钱的人,都不敢看一眼。若是按照现在换算方式可能是一宿三五千元一样的。

当索菲亚·布鲁夫施泰因假装准备入住的时候,酒店的管事立即就视他为手持百万英镑亚当先生了。所以没有人敢问她要去哪里,于是,索菲亚·布鲁夫施泰因跟着服务员浏览酒店,研究它的设计情况。索尼娅知道,在这样的场所,客人通常会度过一晚,一直睡到太阳高挂时分才会结帐离开。所以,一大早,索尼娅就会穿上柔软舒服的拖鞋,去寻找她的战利品。

她寻机打开的房门,不知道她是不是像邦德那样用眼睛撬锁,总之,索菲亚一定会迅速进入人们躺着睡觉的房间,然后翻找这些人钱包里的钞票。

但是,如果客人突然醒来了,发现屋子站了一个陌生人怎么办?所在,索尼娅行动的时候,在几秒钟内,她会评估了客人,这位客人如果是老迈年高家伙的话,她立即装成误入他人领地的淑女一般,羞愧得满脸通红,喃喃地说她犯了一个错误,然后离开了房间——当然,很多情况下,有时口袋里已经有钱了。但是,如果客人对她这个女人感兴趣,她的行为就不同了:她说她误入了房间,但她的眼睛说,和这样一位英俊的绅士在一起共起赴巫山是多么求之不得的事情......在云罢雨收后,客人疲惫地睡着后,索尼娅则速度非凡地再一次完成洗劫任务,一样的工作方式,在一百多年前,让很多人想不到想不到。

她的主要武器是她的外表

索菲亚聪明伶俐,天资过人,学习东西很快,就跟脑瓜够用的人算数学题或是下象棋高手相似,看一眼就知道对方想走哪一步。

她的第二任丈夫是Mikhail Bluvshtein,他是一位专业的纸牌手,这跟我冷子堡老家的二流子一样,不务农活,以看马掌为业,不过,这样的人大多脑瓜够用,不需要面朝黄土背朝天就活得十分的滋润。

他向索菲亚大量介绍了小偷小摸的欺诈的知识。不过,修行在个人,索菲亚立即青出于蓝,很快变得比丈夫更有经验,并开始独自工作。

索菲亚大部分名声要归功于她逃脱犯罪的技能。如果需要,她可以勾引——警察、调查员、监狱长、车队司机——或者如果需要的话,还能够把伯爵、王子和将军玩在掌股之间。

并且在勾引一个男人时候,索菲亚却不是逢场作戏,而是常常投入真情,所以,许多男人甘愿冒着失去工作和职位的风险,为她开脱罪责。这也是所以索尼娅多次设法逃脱法律制裁的原因。

索菲亚成为俄罗斯盗贼中的活生生的传奇。她逃避法律的能力吸引了许多小偷,他们认为与”或“女王”一起工作是一种荣誉。

有一天,有一家珠宝店突然来了很多顾客,几个穿着华丽的年轻人,到来这里购买珠宝。其中一位雍荣华贵庄重大方年轻贵妇子要求店主给她看钻石。于是,她很专业地仔细研究了它们成色,最终,这名女子买了一个廉价的吊坠,并试图离开,但店主却发现钻石却不翼而飞。他马上进行报警,警察立即搜查了所有顾客,不过,警察什么也没发现,店主人被为此挨这位高贵女士一巴掌,警告这是冒犯自己的下场。

其实钻石就深藏索菲亚的长指甲里,但是没有人想到却翻看它——她不是农民,也不是一般市民。同一天晚上,今天所有的“珠宝买家”都喝着索尼娅主持的最昂贵的香槟酒宴。

还有一个故事,就是索尼娅把自己租住的一位大亨的豪华住宅,转手倒卖给了萨拉托夫体育馆的馆长。现在看来,那些把房主卖掉租房客,都是在索尼娅这里获得了灵感。

“金手”,她从她的犯罪崇拜者那里得到的绰号,暗示了她无与伦比的盗窃技巧。在她的职业生涯中,索菲亚几乎盗窃了俄罗斯的所有大型珠宝商。除了挥霍外,她也设法把她的两个女儿送到法国学习。她从不希望她们步了自己的后尘。

“这就是她现在剩下的了”

在莫斯科的Vagankovskoe公墓里,有一个坟墓,上面有一个披着布的女人的大纪念碑。墓碑上写着“Bluvshtein”,纪念碑上写满了铭文。盗贼来到这里朝圣,留下他们的愿望和信息,有时还会留下鲜花或一件廉价的珠宝。犯罪传奇在150年后继续存在。但这不是索菲亚的坟墓。

索菲亚·布鲁夫施泰因于1902年在库页岛去世,并被埋葬在那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是一个男人毁了索尼娅的职业生涯。她爱上了一个扒手科楚布奇克,他喜欢赌博。他在遭受巨大损失后向索菲亚借了钱。

不久,他开始以牺牲索菲亚为代价生活,后者则冒更大的风险,以便使自己有能力资助她的情人。有一次,她走进一个富人的房子,问仆人主人是否在家,当门卫离开报告时,她从大厅里抓起所有能抓的东西就跑了。这与索菲亚的著名风格相去甚远。更重要的是,在1880年代出现了摄影,人们开始在公共场合认出索菲亚,所以警察一直在跟踪她。直到把她逮捕。当她大约40岁时,她最终被送到库页岛并戴上镣铐。

摄影师们会在索菲亚戴着铁链的时候拍下她的照片,然后把照片卖给过往船只的乘客,所以她直到最后几年都是名人。“他们用这些照片折磨我,”她说。多年的镣铐使她的双手受了作协。“我试图逃跑,但我没有以前那么有力量了。”

事实上,契诃夫曾在1890年的库页岛游记里,采访了已风光不再的索菲亚。那次会面之后(当时索菲亚44岁),契诃夫写下了充满失望词语:“一个又小又瘦、花白头发皱巴巴的老女人......她在牢房里走来走去,从一个角落走到另一个角落,似乎她一直在嗅空气,就像捕鼠器里的老鼠,她的表情像老鼠一样。“

她终其一生都在为思念女儿们而悲伤,当女儿们得知母亲大盗身份后,便与她断绝了关系。